2008年5月26日 星期一

蒯宜生老師的重量

有先來有後到,有上台有下台,教書的,陸陸續續都要走一回;退休,是教書生涯的完成,就讓它精彩地作美麗的結束。熱淚盈眶也好,依依難捨也好,榮退這一步,都得跨出去。沉不沉重,是自己的事,時間未到,我們感覺未必深刻。

蒯老師,是我的學長。對於你一直尊敬崇拜的對象,一時辭窮,反而無法精準地作最適當的捕捉,塗塗改改,始終拿不定主意。最後決定以最笨的話:﹁我以你為榮!﹂作為內心難以言喻的注腳。

比較起來,自己明顯像是﹁繡花枕頭一包草﹂;蒯老師,教學內涵的充實,教學態度的認真,﹁圈內﹂人人皆知。隨便說一些沒營沒養的頌詞,對她,真的是一種褻瀆!人前人後,她始終安於自己的位置,不管誰當家,她總是本份地在自己的舞台,賣力的演出。她的粉筆歲月像走路,一步一腳印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;我的黑板生涯像一葉扁舟,影響既小,船過還水無痕。她的教學成績單,沒有比﹁完美﹂這個字眼更適合了!

由於父親久病,她選擇走下講台,甘於平淡,篤於孝親,無怨也無尤。以教學經歷來看,蒯老師來到了巔峰狀態,此時退休,真的是可惜。但是,孝養至親的抉擇,符合她的性情,我們應該一起來祝福她和她的家人!

蒯老師,良師和孝女的重量,告訴妳:﹁我們秤得出來。﹂ 再會。

沒有留言: